2006.1.28-2010.2.16

许是流年苍黄,
经得三叠壶觞,
华灯初上,
愿旧时光,
你在冬日仰望,
新桃更把旧符降,
年年岁岁南风窗,
快至明朝,
乐得把盏浅唱。

这是丙戌年来时,我信口胡诌的祝福短信。

岁月平添记忆几许,
  那些过往曾经,
 那些落寞和繁华,
 那些赠予或补给。
  带着印象的你,
我们在路口说拜拜,
   一年又一年,
守候每一次的庆祝。
     只因你,
 刮目相看也常新,
     再经年,
 对酒放歌亦痛快。
 与君一和且为乐!

这是庚寅年来时,我勉力为之的祝福短信。

四年的光阴,时间淹没了一切。

常常想起2002年或者2003年或者更早之前。
没有机会去看一看,那么就一直放在心里,任时光涤荡,终于散去在某一个早晨醒来。
阳光洒落在你的脸上,你笑了,那么灿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