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闷的603(支)路

上周日,晚归,坐上了末班603支。

没有座位是意料之中的,郁闷却是意外之外的。

整个归途中我只在听三个小孩说话,恰当的说也许应该是整个车都在听他们说话,我这样称呼和认为他们,当然也许他们自己并不这么认为,就像我们年轻时候一样。

不过,我恍然的是我年轻时候曾经有过这样的场景,这样的说话,和同样的让另外一些不再年轻的人们郁闷吗?没有,也许有,只是我不知道罢了,因为没有人告诉我。为了不至于他们在若干年后听得更年轻的人们说话时忘了这一幕,所以我写了这么多废话。自知有的时候和时间有关联啊!

年轻的孩子们,你们这么说的:

你们每句中必须含有这几个音:cao tamade、ni tamade、ya、cao yade……

你们评论着车上、站台上的人是否顺眼、是否是美女

你们评论了安又琪、张含韵等,确切的说不是评论,是损和骂,虽然我也不喜欢他们,但是你们的用词让我第一次感觉到汉语中我所没有掌握的部分是多么大的一部分。

你们谈到了朋克、范儿,这些词本来是什么,以及有什么样的过去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你们所知道和广泛认知的意义——穿着,一种种模式化的穿着方式——还有,更重要的是你们互相嘲笑和揶揄,以自己掌握了这些词的意义而张扬、傲慢。

你们谈到了你们的父母,用了一些背叛的词,也许已经不属于背叛了,属于无知和无人性

……

我看了你们的模样和造型,唉,这不会是祖国的未来吧?

也许我是老了,不再年轻了,更也许是我糊涂了,跟不上时代了。。

无他,只是我自己郁闷了一下下,好在不用经常坐603支,好在不会经常碰到这样年轻的孩子。。

巴金去世了

今天看到的黑色标题的新闻,巴金去世了。

说起来我现在竟然想不起来我看过或者读过巴金的什么书,我所说的读还包括上学时候所学到的。呜呼,上学的时候渐渐远去了,于是文字和记忆也不见了。有了计算机,信息充裕了,而确乎没有大量读书的事了。

想起来这个心里升腾起不安,惶惶然如逃课被发现的孩子。于是,读了几篇关于巴老的新闻。唉,沉默……我不知道人有了思想后有多少种反应,沉默和奋起是两回事还是一回事?关于人的一生,因由性格而来的命运预示着一样的结局吗?或许过程大概不一样,大抵是敌不过历史的脚步吧?

不知道说什么了。悲凉。

小更新一下

瞅着这个msn spaces超过半年了。

上一篇糊涂记(4月14日)离今天(10月13日)整半年。

被人批评不更新,就小更新一下吧。。

blog这种冬冬,大概就是个人主页和BBS的方便版、变种版吧,那么多达人的理论偶懒得理。

偶只知道在个人主页在现在的互联网上杳如黄鹤之后,来了这么个容易上手、适合懒人得冬冬。。

存在就是理由。也许我早不该还故作矜持的从一点点自私的角落里升起抵触情绪。。

忙碌的为了生计。 也许个人主页,那三尺阳光,竟真的不会重来了。

呵呵,不错,就是太慢!

慢,就一个字!

唉。今天早上忽然发现公司门前的一片杨树绿了……
季节总是来得这么突然而又不经意,
就好像去年的这个时候,
我也是突然发现了绿色——西三环路边的杨树……
就好像前年的这个时候,
我也是突然发现了绿色——一公寓前的杨树……
……

杨树,
是那个杨树,
也已经不是了……

杨树的眼睛?
还在看着我曾经留在那灰塌塌的水泥地上瘦弱的影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