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sk Wedding

许公子和来小姐的昏礼

婚礼古时候叫做昏礼,原因大概是由于古时候人们结婚的时候两口子都发昏,近现代以后着重强调女子发昏,所以加了一个女字旁,哈哈。。纯逗乐。。实际上是由于古时的婚礼是在黄昏时候举行的缘故。“昏礼者,将结两姓之好。”“敬慎重正而后亲之,礼之大本,而所以成男女之别,而立夫妇之义也。”——《礼记,昏义篇》

传统婚礼分为六礼: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其仪程,极其繁复而又庄重,包括人员的设定,步骤的安排,乃至室内陈设,站位,都是统一而又一丝不苟的。值得一提的是,以上步骤皆在女家宗庙进行。这样是为了“听命于庙,所以敬慎重正昏礼也”

正统婚礼庄严甚至是神圣,绝少闹乐与昵戏,有如义结金兰般。古人甚至认为如果婚礼,包括礼服,有一点差别错误之处完全可以取消婚约,因为那时人认为如果仅仅一个小小的简单的程序都没有严谨的态度去合乎礼法,那么可以想象婚后你这个人也必定对一些问题,有了一就会有二,有二就会有三,所以看很多古文献记载很多诸侯家的女子因为夫家不符合礼法,宁可拒绝财礼而选择贫家。

下面我们就详细介绍看,将具体步骤,动作,程式都复原,让我们了解我们祖先对礼的认识以及重视,礼是用来界定修养,区分禽兽与人类的,她的存在与缜细,绝非我们想象的那样简单。礼仪,是道德,与内在修养文化的紧密结合,所以“立身正容,克己复礼”所谓我首先是人,是对自我价值的实质性反映;正衣冠,是对人直观外在气质的一个肯定,而循礼道,才是真正由外升华到内的一个实践过程,是对整体气质,风仪,修养的一个肯定。

【纳采】“其制,或为子聘妇,皆使媒氏通书。女氏如许之,择吉纳采。”,〈明史 志第三一·礼九〉表明定亲正式开始男方派傧相去女方家 正式求聘(求婚)。

仪程:那天,男方行家礼,告庙。宾者和媒人到女方家,主人降阶(出迎),对他们作揖,才可入。主人入门而右。宾者媒人(执雁者从)入门而左,站定,宾站在西,主人站在东,媒人站在宾者的南边,执雁者于北。中间放一桌,相互拜。起身,宾者从执雁者手里拿过雁,双手放于桌上。宾者对主人曰:“某以伉俪之重施于某,某率循典礼,谨使某纳采。”主婚者曰:“某之子弗娴姆训,既辱采择,敢不拜嘉。” 然后宾者问名,“将加卜筮,请问名。”主人曰:“某第几女,妻某氏出。” 〈明史 志第三一·礼九〉然后主人对宾者双手赠以庚贴,上写女子的字 第几女 年龄 父谁祖谁曾祖谁高祖谁母亲何人 作订亲的凭据,宾者双手接过。礼毕,宾者在前,然后媒人,主人在后送。

【纳吉】就是进行占卜,看看婚姻吉不吉祥。 得吉兆,便再派使者向女家通报,主人谦让一番,只不过是形式了。

【纳征】纳征就是送婚书和下聘。过几天,男方派使节来送纪念婚事成全的象征与信物,男方奉着聘印,聘宝(如同皇后的册宝印绶)聘册(印宝 既表明家里的掌权之物 相当于作为管理家庭内事的权柄 权利信物与男家的凭证 新娘凭此证正式确立地位 正式有了权利与表明正式被聘 正式被授权 册即聘立文书 算正式聘妇证明)前来,这样作为订婚的依据防止变卦 若要退婚 男方先还庚贴,女方然后还聘礼 聘钗,然后男方写休书给女方。

【请期】再过几天,男方派使节来到女方家请女方指定婚期,定下亲迎的日子。以上皆如前仪。我们今天可除亲迎外以上五者合并之。

【亲迎】可以分为以下部分:

一曰告庙 :婚礼前,新郎父引新郎祭告宗祠,[父在和父共主祭 父死自己主祭]婚礼当日,新郎父在前引新郎在后一起先去祭告宗祠,其余男性亲属随祭,皆着普通小礼服。新郎父主祭新郎立于其后,禀告婚事已定,祈求祖先保佑。其余男性亲属按尊晚长幼之顺序侍立于后面东侧的拜位上。祭罢新郎父在前新郎在后共行八拜之礼, 退。然后其余男性亲属上前再拜,退。女方祭祖醮戒如男方。男方为告庙,女方为辞庙。

[新娘别亲] 亲迎前一天晚,新娘由长嫂或庶母扶出来。侍女在前引新娘在后,拜见父母。先到母房里,母南向坐,庶母与女长辈(伯母叔母)坐西侧,女小辈们(媳妇)侍立在西侧(为内眷伴娘),两侍女一左一右护翼并引新娘缓步走到母跟前,新娘北面立,侍女扶其行四拜之礼。然后母向新娘进行教诲嘱咐并教其妇礼(妇礼既妇训 20条 表示女子嫁后需要顺从 ),庶母之长与女长辈之长在旁也嘱咐要听母话。再到父房里,父南向坐,叔伯坐东侧,同见母仪。然后父向新娘进行教诲嘱咐,命之前往夫家奉箕埽,新娘于是出。出嫁前一夜要和兄弟姐妹嫂这些平辈之间相互见礼。[新娘开脸及笄上头]女子出嫁前一天晚上母亲自为其开脸(既剪掉头上刘海修整鬓角 表示可以见人了),梳头即上头(梳成妇发 表示成了妇人装扮)戴冠。并为其戴上戒巾(戒缡)。并由侍女或女眷(多为女家长嫂或叔母)服侍穿上嫁衣礼服。

二曰亲迎:

陈设:家分为客厅和内室。女婿和岳父之间的礼仪在客厅进行;新娘和父母之间的礼仪在内室进行。在女婿没来前,新娘先盛服,女从者在前,新娘由保姆搀着在后,新娘以手挡眉,入内室。坐于北,保姆坐于新娘右后,女从者坐于新娘后

仪程:新郎父先醮戒新郎,新郎面向北面,执事斟酒于案上,新郎再拜受盏,跪啐酒。父嘱咐他躬迎佳偶 成家立室传继宗嗣。然后新郎亲自前往以迎新娘。

媒人引新郎来到女家, 主人降阶(出迎),对女婿作揖,赞礼请入,女婿入(执雁者从)。主婿各从左右(东西)门进入,主人入门而右。女婿入门而左,于庙堂站定,主人在东北,女婿在南,新娘母在西南(从者各位其后),中间放一桌。然后从执雁者手里拿过雁,放于桌上。女婿对主人拜,主人弗答拜。然后婿退于南,以侯新娘。

新娘保姆从者皆从西北阶而升,保姆搀新娘四拜,父母醮戒如同对新郎,新娘父赠衣服簪子与新娘,新娘起身后,母亲为女儿结缡并告以妇道。保姆将打同心结的红绦牵以婿与妇。婿牵引妇下阶(姆搀扶)。于车,婿打帘,姆搀妇上车。此过程谓之“惠绥”,有新郎引导新娘之义。然后婿先登己车,先回家,等候新娘。

女儿嫁后,女家则三夜不熄烛,以示思念,表示家有女出嫁。男方也三日不举乐,表示对新旧内主交替的感伤

三曰合卺(同牢):

陈设:喜堂北设屏风,屏风前摆香案(香案上放香炉 供果品)。东,西相对各设一席,地铺草茵,中间只一桌,四周帷幄。喜堂一连内室,一连外室。

仪程:到了女婿家,新郎出阶(出迎),于轿门前作揖, 新娘出。新郎行,新娘尾随其后,新郎升阶,新娘从升(姆搀扶)(各从者尾其身后)。新郎新娘入喜堂(正堂)新娘入左门,新郎入右门;(各从者则入外室,新娘从者入右门,新郎从者入左门。)站定,新郎在东南,新娘在西北,保姆立于新娘右后。。执事进水盆,爵各于新郎新娘之位,新郎在新娘侍从的服侍下浇水洗手;新娘在新郎侍从的服侍下浇水洗手。表示着礼道的干净与纯信。

洗手毕,新娘入西之位,新郎入东之位。夫妻同时相对而坐。这样,新郎东位新娘西位,古曰“同牢之席”。赞礼于中间,侍从于各其左右

一进酒馔:侍者侍奉在新人侧。仆人送一爵酒,一盘馔(象征性食物)于新人处,侍者与新人。皆象征性餐饮
二进酒馔:侍者再与酒,馔于新人。
三进酒馔:再送酒,馔各于新郎新娘处。酒换以卺装,卺原本意义上为葫芦的对称两片,后世多为对称的联体杯,分开后交换,夫妇各持一杯饮。(“交杯酒”的传闻大概来源于此,不知从何时起传统礼记中的劝饮馔竟讹传为跨着胳膊互喝,其实并非如此)这种仪程表现的是一种相互信赖,如果说通过从者的完全交换来表现家族整体的互换信任的话,那么请饮食,更体现着仅就夫妻之间的礼义。

饮罢 新郎新娘离坐 共同立于北,保姆立于新娘右后(一直于右后),赞礼立于东南,侍者立于赞礼之左右。先祭祀于天地,新郎先主祭酒与献牲;新娘后主洗爵与献馈,皆立行。而后四拜。次夫妻交拜,各转身面于东西,而后二拜。然后入内室,易常服。

礼后,侍者撤食案于外室。女从者于东南,男从者于西北。执事各进水盆如前仪,洗手毕,女于东南,男于西北坐定,不相对,前各一桌,侍者三进酒馔如前仪。“新郎从者馂妇之余,新娘从者馂婿之余。”指新郎家人吃新娘之剩饭新娘家人吃新郎之剩饭 表明了两家从此以后的通好

四曰竭庙(见庙(又叫庙见),成妇之礼):古礼,一般是婚后三日才告庙-认公婆(朝亲)-馈礼。

陈设:宗庙中的空广场,于北面有一祭台,分前阶,西阶,东阶。祭台北面设灵台,东边设男家男性祖先牌位 西边设女性祖先牌位。设婿父拜位于东阶下,婿于其后;婿母拜位于西阶下,妇于其后。诸亲各以序分立。〈明史志第三一·礼九〉

仪程:当天,赞礼喝礼,众人各就各位,皆同时拜。

赞礼引妇从西阶升到祭台,立于南。婿父从东阶升到祭台,到神位前,跪。三上香,三祭酒,读祝,起身,退立于西北。妇原地四拜,退立于东南。

然后婿父从西阶而下,妇从东阶而下。然后所有人都复位,在原来的拜位站定,婿父以下皆再拜,

祭庙礼表示新娘正式认过祖先并成了这家人。更者,古时界别于女子与妇人(除了从衣着头饰的划分以外),从某种意义上讲,并非是有了夫婿就变成了传统意义上的主妇,而是规定新娘行过见庙礼之后,才可为真正意义上的身份转变,如果女子只成亲而无报,无见舅姑,那她纵使成婚,也仍然是个小女孩的身份,在这里我们不得不说传统伦理纲常是是十分看中家族与血缘观念的,任何人的职责和存在都是为了家族的延续,传统婚礼确实不像是一男一女结婚而表现的是一个家族对另一个家族的承诺与信任,这点不得不说是“仁 义 礼 智 信”的全方位表现。而对于成妇,其实古代对妇女并不是歧视,同时也是对一个女子在身份上真正的肯定,迎来了敬重,是女子自身价值升华的一个外在体现。对于女子本身,并不是“成了这家媳妇”这么简单,它表明了当一个童蒙不知的小女孩,在一夜间也表示迎来了一种责任,她先是成了一个家族的女性继承人,然后才是将要成为一个母亲,最后才是成为一个妻子。这个责任,在对她的家族负责,身上的重任使得她同时也在为另一个家族负责,而这个责任,原比回报她的父母和自己家族来的更为重要,从今以后,她代表的是这个家族的兴衰,用道义和礼志来诠释了她从今以后与这个家族荣辱与共的一种相互信赖,同时也是对她自己的负责,古礼中明确表明,新妇是要完全对得起自己的,她把自己的精神与道德奉献出去,同时也要给自己一个回报,如男家礼不周,或礼疏,就表明男家没有对她尽到诚意,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她完全可以以个人的名义拒婚,这点在法律上是得到认可的。更重要的是,她得到了社会的地位(我们并不能简单的认为活在家族中就表明没有社会地位,在古代,只有团结,共同致力于一个家族的兴衰,才能换来对自我价值的肯定,君子在于奉献,当团结与相濡以沫成功了,你个人才能成功,或者说,你才能换来成功。这才是对自我价值的真正肯定,而非表彰于个人。换言之,女子这样,男子更如是,我们不能因此形而上学的否定古代女子的地位)也换来了这个家族对她的信任,回报,与礼敬。聘者,请也,表示迎来了主持这家内治的人,如此忠厚的礼义与承诺,也是自身责任的一种肯定与回报。所以古代之妇如同处在“贤相”这个位置般因此作为答谢给的是女家丰厚的礼物钱财与新娘在这家受人尊敬的主母地位。而对于男性,婚礼并不是对男性没有拘束的,从传统的醮戒,礼序可以看出,它表明的也是男子的一种责任,“
“往迎尔相,勖率以敬。”〈唐史 志第八·礼乐八〉对家族,对妻子,对父母,皆如是也。

六曰朝亲:祭过宗庙后 新娘主动到公婆房里拜见公婆

先到公公房间(古代夫妻分房),公公南向坐,侍女在前引妇(这时已不需要保姆,因新娘不是女子而是妇了)于西门入,妇北面立,侍女立于西,

然后 侍女捧盘,引新娘走到公公跟前,侍女退立于西。妇从侍女那拿过盛有枣栗的食案 奉于公公面前的几上,妇对公公四拜,然后退下站定。执事捧酒于妇旁,妇啐酒饮福。表示了公公对媳妇的馈赠致礼。而后新妇献食肉、具箸案俎于前。裣衽,出。

到婆婆房间 如前仪。只不过换成腶修。献枣栗与腶修,表明媳妇对公婆赠的礼物,同时公婆要回赠酒与礼物作为赠礼与祝福,赠公婆的物件也有它独特的涵义,枣栗与“早立”谐音,有希望新妇早替代婆婆,顺利理好家的意义,而献食案则是表明着媳妇再接受祝福回礼之后,开始正式事公婆以孝道,二者之间还是有些不同的

“次舅姑醴妇,如家人礼。”〈一 明史 志第三一·礼九〉从家族观念讲,新娘公婆这样就正式认了媳妇 这时公婆如父母长辈的口吻“视如家人礼”嘱咐并教诲新妇一些事情 朝亲礼表明新娘正式认了公婆并成了媳妇,同时从传统观念上来讲,新娘便正式归依夫家,认舅姑,亦如重新认父母,父母省之,恤之亦如己出,这同时也是个责任的回报,既通过礼道完全诠释出来。

七曰馈礼:古礼还有新婚三日新娘亲自下厨房之说 向公婆奉上食馈 除服 礼成 婚礼变正式完成了

附录1:出场人物介绍与名词解析

主人:指男女双方家长,主人者,主办婚礼之人也

媒人:冰人也。撮合男女两家之婚姻。在仪程中,基本只在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中出现,从宾者也。礼同宾者,主人。但有时比其更高

宾者:男家之使者,信者也。宾者的作为和地位十分重要,从某中意义上说代表着男家的形象,宾者的表现与风姿仪态直接关乎着女家对男家的印象。一般请德高望重的士绅。也在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中出现。普通人家只一者即可,大家族还有正使 副使 仪相等,皆相当于男家使节作用。

赞礼:主持礼,喝礼者也。相当于今天的主持人。在旁念礼赋,喝赞。同时指挥和调动现场的乐工,从者,侍者

从者:男女方之附从信使也。新郎,新娘各从者一。按今天讲话有点类似伴郎,伴娘的性质。是男女两家派的代表。皆为至亲。一般新娘从者为女子之妹辈,新郎从者亦为弟,(多为各自从弟,从妹),年龄也在未成年者居多。女从者也叫媵。从者表明了两家一个信任的交换,如合卺后从者互换方位,互交盥,互馂食,这就是一个礼道上交换的表现。关于此风俗来源,有考曰怕双方互投毒,以此方式来作为一个凭证,后来完全演化为仪程,完全是信赖交换的形式了。

保姆:姆也。保姆者,非今天女仆之意,今译“保姆”应该是古代的“养娘”。换言之就是女子的老师与监护人。古代男子有三师,既“师保 傅”今译已通汇,但古代意思并非如此。师者,老师,对学业负责;保者,保镖,对安全负责;傅者,全方位的监护人,对生活负责。姆,既女师也。后来保姆意思也包含了保镖,监护人,老师三位一体。多由德高望重女性长辈担任。在婚礼中,保姆只出现在醮戒,同牢中,始终护翼搀扶着新娘,从文化意义上讲,这表明着新娘依然还是个小女孩,需要监护人的照顾与看护,等见庙后,新娘的礼拜就已不用保姆了,这也表示她已人文礼成,自此,保姆也完成了她的使命,退出了历史舞台。

侍者:并不是指仆人,也是礼仪中的重要成员。可男可女,男女双方可各派一代表,这就不一定是亲族了。主要负责进馔,进酒。女方侍者还负责引新娘拜舅姑,进腶修,枣栗等。侍者只典行,而不传递捧物,这一般由执事来做。因一般礼仪中规定行礼者不能直接从执事处拿物事,而由身边的侍者转递方可。像新娘从公公处接受赠酒,皆需要转递而不亲拿

执事:执事在这里看更像打杂的,负责进盥,爵。另外,执事在见庙礼中,负责如是

乐工:仪礼中的婚礼不举乐,不庆贺。“昏礼不用乐,幽明之义也。”“昏礼不贺,人之序也”

醮戒:醮,本意指受盏,祭酒,饮福。为礼仪中的一项目,以此为礼戒。后来也含训导,教导,省子之意,

盥:水盆,变为动词为洗手

馔:食物

馈:做饭

祝:祭文

昏:通婚。因古代婚礼于黄昏举行,故曰昏。“青庐 ”习俗:汉代女子吉时前独坐于青庐 再出来,已为黄昏。后黄昏婚礼习俗习俗逐渐淡化但至汉代 婚前一天的黄昏在青庐 这习俗没变

竭庙:与辞,相对应,告,还也,还信也

合卺:也叫合欢酒,合欢宴。合卺,本来是指合卺杯。合卺杯就是一种叫“卺”的古老酒器两个合在了一起。后来范制指整个宴。

同牢:在古代 新郎新娘并没有在一片吹打声中步入人声鼎沸的礼堂 在父母亲朋众目睽睽之下磕头而是两人安安静静的走入中室 去举行只属于两人的同室 同餐 同祭 同拜之礼 古人早就有云“男女7岁坐不同席 食不共器”而今天就要开始人生第一次的同室而居 同餐而食,因此叫“同牢之礼”。同牢者,同室也。也表现了夫妻之间应当形影不分不离不弃合而为一这样的思想境界最后两人在庄重的交拜之后才能成为夫妻 这实际上是很注重道德礼制的一种表现 古代确实有“生则同室 死则同穴”这样的话 说明“同室而坐同席而坐”这样的礼仪表现形式是当时人们对夫妻之间能够生死相随的一种最初愿望的体现中国古代的结夫妻 其实这样看来 与其是说重情 到不如说是重义 颇有兄弟结拜 义金兰 歃血为盟的那种感觉和气魄 因为 不管是兄弟也好 夫妻也好朋友也好 在古代 情都其次的重要的是责任义务与义气 夫妻的合卺 其实也是一种结义。陈设:地铺茵席,四周乃厚重的帷幄,中设一桌,用来安放食具,酒具等祭品

升:上台阶

降:下台阶

从:并不是紧跟从,而是在。。。之后

兴:传统意义指礼毕后的起身,这里也指做完一个仪程。

馂:吃余下的食物

奠雁:雁在婚礼中就是男方的信物,每个礼仪步骤,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都作为信物出现。因大雁每年春归,年年不误,因此传统文化中也将大雁作为信用的象征。奠雁,表示正式,正规范的将大雁交给女家。

方位:人员之站位非常有讲究,面南而为君,面北而为臣,因此,坐北朝南,为尊者,为长者也;坐南朝北,为幼者,为卑者。概因日自东出,西而落,故东正西副,东导西从也

附录2:古代婚礼一些习俗

三不许:同姓氏不能结婚;兄姊未婚不能嫁取;大孝期间不能结婚(父母祖,国丧)

结缡: 《古诗笺》中释说:“以玉缀缨,向恩情之结。” “罗缨”是古代女子出嫁时系于腰间的彩色丝带,也叫“缨”“缡”。将彩色丝带打成绳结,以示人有所属。因此“结缡”成为古时成婚的代称。《诗经》中:“亲结其缡,九十其仪”,描述女儿出嫁时,母亲一面殷殷地叮嘱女儿些私语,一面恋恋不舍地与其束结罗缨。

却扇:唐代民俗。谓女之落厢前(未入牢席前),女前有两使者一直为其挡面,一般手持挂幔(幔帐)或团扇。直到落坐后,赞礼请新郎念“却扇诗”使者方移团扇于新娘面,新娘“却花易服”而后新郎揖,新娘答礼。与却扇对应的还有第2天早上的“催妆诗”。这便是后世红盖头的前身,后世也是在落座之后,侍者进秤杆以新郎,新郎再转递于新娘侍女,由侍女挑盖头以示芳容,新郎直接挑开是不对的,因当时还未成礼。

dynasty

朝代歌

尧舜夏商西周定,
春秋五霸东周倾,
纷争战国出七雄,
一统秦皇汉中兴。

魏吴蜀汉西晋赢,
一十六国伴东晋,
南朝北朝再并立,
隋后盛唐传威名。

五代十国终北宋,
南宋偏安辽夏金,
元占明复清奴役,
民国过后中华定。

我写的朝代歌。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嘿嘿。

汉朝和唐朝是历史上的两次中兴,当前应该是轮回的第三次中兴了吧!?

歌一首《重回汉唐》

Han

小时候看电视上的晚会总有56个民族大家庭的桥段,这个环节要展示的通常就是各民族的民歌及民族的服饰。那时候觉得各个民族有自己代表的歌和服装是一件非常奇妙的事情。如果有汉族出现呢,通常唱的歌可能是《茉莉花》(江苏版,这首歌在华东地区有多个版本),服装呢可能是中山装加旗袍。每次可能都要问爸爸:“我是哪个民族的啊?我们的衣服是什么样子的?”,第一个问题爸爸会很肯定的回答出来——汉族,但第二个问题爸爸也会比较迟疑,回答多半是说“我们没有衣服……中山装?……嗯……没有吧……”。

爸爸是教书先生,在儿子的眼睛里爸爸应该是无所不知的,爸爸说没有,那么就一定没有吧,只是不知道爸爸为什么也不能肯定。这样的问题在我的小脑瓜里冒了那么几次以后,终于不见了,因为爸爸说没有,学校书上也没有,身旁的人也不知道,生活中大家穿的衣服都是现代的衣服,好像和外国的朋友也都差不多,于是我认定“我们民族确乎没有那种特色服装,我们民族一打开始就和外国人一样,一打开始就是现代化的,那种特色服装只有边远的地区的人才会穿吧,啊,怪只怪我们家太靠东了。。”

再后来长大了,再后来互联网发达了,再后来可以读到更多的书,了解到更多的讯息了。历史总是由胜利者书写的,但每一段历史又总在不经意间给后世留下一些得窥真相的门径。学习和了解历史不是为了过去,只是为了未来。我知道信息总是片面的,但是更多的信息总是更利于我们去接近事实真相的。

从小到大,从生到死,我们为了我们自己,也为了这个社会赋予你的各种角色和标签。小时候是男孩,是爸妈的儿子,是老妹的哥哥,是堂姐的好堂弟,是表弟的好表哥,是爷爷奶奶的长孙;长大了是老婆的好老公,是岳父岳母的好女婿,是妹夫的舅老爷,是小外甥的好舅舅,是姐姐的好弟弟……;小时候是好孩子,长大了是好学生,现在是好员工;原来是江苏人,现在漂在北京……

所有的这些角色和标签我都做得明明白白,做得认认真真,但我现在重新认识和标注一个标签——汉族。老婆总说我替古人担忧,不晓得操心现在的日子,总是搞一些无聊的话题,不晓得关心现实的讯息。我知道日子总是要过的,但我想过得明白一些,明白不等于痛苦,当你看到透过厚厚的乌云撒下的些许阳光,也许我们都是庆幸的——还好阳光还是和期待中一样来了。人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但人不思考上帝连笑料都没有了,上帝也会抑郁的。

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缩小到我们家就是盘点昨天,计划明天。历史无远近,目标无大小,从我自己做起,造福不了全人类,至少还是要造福这个家的。只一点,历史我们还是要去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