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blighty

狠狠想念老家,想念幼年的时光。

有时候开始怀旧,或许是我老了么?夜里躺在漆黑一团的黑暗中,听着窗外偶尔汽车经过的声响。我使劲睁大眼睛,一点点回放故乡的一些细节,是的,每一个细节。想着槐花,伸手就可以摸到,使劲嗅一嗅,就有槐花的香味,甜得,有点腻。
晃动的镜头,没有头绪,一些片段,跳跃的编织在一起,我像一个导演一样剪辑着我的童年。

关于捕鱼抓虾

河,深入我的血液里。小时候,我看着别人的作文,想象屋后的那条河通向遥远东方的大海,它应该会有越来越宽阔的水面,蜿蜒曲折经过若干个乡村和城市流到海里。远方不只是仅有垂杨柳,不只是有三五运货的船,不只有木板码头,不只有芦苇和鸭子,远方的河里应该都是长长的驳船队,岸边有吊车码头,还有冒着黑烟的烟囱……哦,这应该就是我这个乡村孩童对工业城市的想象了吧?不是每条有水流过的都叫河,反正我小时候的理解是河一定是清清的,可以淘米、洗衣,可以嬉水,有船只来往的。浑的,灌溉用的,不够宽的,水不够多的,只能叫渠、沟了。。

小时候大伯家在屋后的河里有个捕鱼的网,沉在水里,傍晚去用辘轳拉起来,用长长的网兜去捞鱼。那时候有河虾,有时候还有小的河蟹、甲鱼。和堂弟偷偷的跑去捞鱼,干脆扳不动辘轳。。免不了被大人知道了训斥一通——没有一天耐心的等待,哪里有那么多的鱼啊!偶尔有船经过,需要把网扳起来,让船通过,于是得到大人们的允许,和堂弟一溜小跑使上吃奶的劲去扳辘轳。左边一个我,右边一个堂弟,中间的是爷爷,终于拉起来了。我肯定满得意的看着自己的成果,也许那时候引起兴趣的只是那个辘轳……再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网就消失在我的生活中了。

再某个夏日的午后,我偷偷的溜出屋子和邻居家的爱国、二扁头拿着铁锨、瓷盆跑到某个小水沟里。脱鞋下水,拦沟筑坝,舀水捞鱼。肯定干过,但是肯定挨爸妈训斥了,因为我弄脏了衣服或者划破了手脚,又或者他们只希望他们的儿子好好学习。这种捞鱼的经历于我确乎是最少的。

捞鱼的有一种撒网,老家叫“旋网”,也许因为是扔出去以后它是一个圆形。经典水乡画面里经常会有夕阳撒网的剪影。我爸爸曾经是会熟练使用这种网的“渔夫”哦。记得是爸爸和邻居家的四爷一起各买了一个这个网。印象里有那么一天爸爸和四爷还有一众乡亲在后面的河边正式开始实践扔网——看花容易绣花难——把网扔成一个散开的圆形落到水里一点都不像看到的那么简单。在众乡亲友善的一次次友善的笑声中,看着一次次网落在河里,难得有一两次比较圆满,就是一片喝彩,转瞬间再来一次完全没有张开,那当然就是倒彩了。教撒网的师傅是谁我已经忘记了,只记得后来我就拿着一个盆跟着爸爸走,一次次的撒网,抓到大大小小的鱼,还有泥沙、树枝、卵石。多年以后的今天我仍然体会不到爸爸作为一个体面的教书先生为啥会想当渔夫呢?只是我肯定在以后的日子里吃过不少鱼。再后来这个鱼网破旧了,被妈妈补了又补,终于在某一天也消失了。我只记得网很沉,得有10斤吧,抓一回鱼,也许爸爸要使劲扔出去100次。

龙虾!淡水小龙虾在北京一度是佳肴。在我的印象中老家的龙虾突然之间就冒了出来,用一句诗叫做: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河万沟龙虾怪。最早一次对这种红色生物的记忆是在一个夏天,可能是三年级吧。邻居家的二叔从东边的大丰县带回来一蛇皮袋,在二叔家的打谷场上。早早吃完晚饭的乡亲和小朋友们热闹的目睹了这一盛况。一蛇皮袋红色未知物种在蠕动,哦,竟然没有给我留下特别恐怖的记忆,也许是因为它长得想煮熟了的河虾,只是个大一点,而且是活的。大概大人们还讨论这种东西是不是物种变异,大概后来这虾被乡亲们分着吃了。。。我们家也应该吃了,我不记得了。好像记得有个虾夜里爬出桶,好几天后在堂屋出现,大家都惊讶了。

再后来就山河一片红了,这种生物繁殖、适应能力真是极强。老家凡是有水的地方都能抓到龙虾,我一度怀疑我家那口井里是不是也能抓到。妈妈说这个东西有个害处就是到处挖洞。水稻田里的肥料水可能因为它的一个洞,一夜流光,肥也白撒了。不知道除了我们家那片土地,其他地方哪里还产这种东西。

抓龙虾。我和妹妹用一把小竹竿拴线,每个上面系上一条鸡肠子,然后再准备一个网兜,就可以再某个夏日的中午抓上二三斤。后来妈妈的巧手做了抓龙虾的笼子,夏日夜晚扔到水里,第二天早上去取就能抓到一堆。大约在我考上大学之后的那一个暑假,我和妈妈整个夏天都在抓龙虾,抓了好多。不光家里吃,还卖了一些钱。那个暑假,胆小的我还独自出去掏过几回龙虾。就是穿上破球鞋,穿上破衣服,抓着蛇皮袋和铁锹,顺着沟河,看到龙虾窟,就下去,用铁锹挖开一点口,让后把胳膊从洞口伸进去。水,冰冰的,头上是夏日中午辣辣的太阳。手一点点进去,一点点,终于碰到一点坚硬的东西,那是龙虾的鳌,不顾一切的用手抓住,拽出来。一个中午下来也能抓着不少。手上被龙虾夹了或者扎了不少口子。事实上在这件事情上心理的恐惧更甚于身体。对于洞口里面有什么完全都不知道,加上也许路上还会看到草丛里窜过的蛇,每一个洞口,每一个龙虾,都是一次心里挣扎。

现在完全记不得当时的状态和心理。也许只是让妈妈看到儿子长大了,能干点学习以外的活,和别人家的孩子一样,儿子不只读书好。当然,我对自己还是有一点勇气的沾沾自喜,一定在交给妈妈劳动成果时显露无疑了。

再后来我就很少吃到家乡自己抓的鱼虾了。也许时代发展了。

notes of “don’t make me think”

导读
1、某个东西越是需要投入大量时间(或者看起来会这样),它将来用到的可能性越小。
2、我们不需要面面俱到。
3、设计网站是一个复杂的过程,我们需要“视情况而定”(It depends)。
4、如果某个东西很难用,我就不会经常用它。

指导原则
(一)别让我思考(Krug可用性第一定律)
1、我们的目标应该是让每一页都不言而喻,如果你不能做到让一个页面不言而喻,那么至少应该让它自我解释。
2、大多数人会花比我们想象中少得多的时间来浏览网页。

(二)我们实际上是如何使用WEB的(扫描,满意即可,勉强应付)
1、我们不是阅读,而是扫描
2、我们不作最佳选择,而是满意即可
3、我们不是追根究底,而是勉强应付

(三)广告牌设计101法制(为扫描设计,不为阅读设计)
1、在每个页面上建立清楚的视觉层次
2、尽量利用习惯用法
3、把页面划分成明确定义的区域
4、明显标识可以点击的地方
5、最大限度降低干扰

(四)动物、植物、无机物(为什么用户喜欢无须思考的选择)
1、点击多少次都没有关系,只要每次点击都是无须思考、明确无误的选择。
2、三次无须思考、明确无误的点击相当于一次需要思考的点击。
3、以下情况点击次数更少会更有价值:我们不得不经常深入到站点的某一部分;在一个WEB应用上重复一系列的点击;页面载入数独较慢。

(五)省略不必要的文字(不要在WEB上写作的艺术)
1、去掉每个页面上一半的文字,然后把剩下的文字再去掉一半。(欢迎词happy talk和指示性说明instruction)

必须正确处理的几个方面
(六)街头指示牌和面包屑(设计导航)
1、如果在网站上找不到方向,人们不会使用你的网站。
2、网络导航101法则:寻找目标、先询问还是先浏览、选择浏览通过标志引导在层次结构中穿行、找不到就会离开。
3、WEB世界的特殊之处:感觉不到大小、方向、位置。
4、导航的用途:帮助我们找到想要的任何东西、告诉我们现在身在何处、给用户踏实的感觉、表现站点、告诉用户如何使用网站、给用户对网站建造者的信心。
5、全局导航通常包括:站点ID(Logo)、栏目(Primary Navigation)、实用工具(Utility)、回主页(Home)、搜索(Search)等五个元素,主页和表单页可以例外。
6、页面名称需要注意:每个页面都需要一个名称、页面名称要出现在合适的位置、名称要引人注目、名称要和点击的链接一致。
7、“你在这里”指示器要突出、突出、再突出。
8、“面包屑”需要注意:把它们放在最顶端、使用“>”对层级进行分隔、使用小字体、使用了文字“你在这里”、将最后一个元素加粗、不要把它当作页面的名称。
9、标签的妙处:不言而喻、很难错过、很灵活、暗示了一个物理的空间。
10、标签需要注意:正确绘制、颜色编码、默认有一个标签已经选中。

(七)首先要承认,主页不由你控制(设计主页)
1、主页的任务:站点的标识和使命、站点层次、搜索、导读(Content Promos/Feature Promos)、内容更新、友情链接(广告、交叉广告、合作品牌等)、快捷方式、注册,其他抽象的还有:让我看到自己正在寻找的东西、……还有我没有寻找的、告诉我从哪里开始、建立可信度和信任感。
2、主页的困难:每个人都想占一席之地、想要参与的人太多、一个尺寸要适合所有人。
3、主页的真正意义:传达整体形象。
4、主页如何传达整体形象:口号(Tagline)、欢迎广告。
5、传达信息的指导原则:需要多大空间就使用多大空间、但也不要使用过多的空间、不要把使命陈述当作欢迎广告、最重要的是进行测试。
6、口号要清楚、言之有物,不要含混不清,要长度适中,要能表述出网站特点及显而易见的好处,不要太笼统,不要把宗旨当口号,要有个性、生动、有时候还很俏皮。当然有些网站太著名了就不需要口号了。
7、主页导航可以不一样:增加栏目描述、使用不同的方向、用于标识的空间更多。

确定你没有做错的几件事
(八)农场主和牧牛人应该是朋友(为什么WEB设计团队讨论可用性是在浪费时间,如何避免这种情况)
1、CEO vs 开发人员 vs 设计师 vs 业务拓展人员。哈哈哈哈。。。还是来测试吧。

(九)一天10美分的可用性测试(让测试简单——这样你能进行充分的测试)

(to be continue)

BaBa

爸爸和我

○六年年末对偶来说,有点点糟糕,妈妈病了,大叶性肺炎,虽说还好治,但需要静养。爸爸不小心大腿骨折,也需要养一些日子。我远在北京,不能尽一点孝心,想起来他们得自己互相照顾,我心里很难过。好在妹妹在老家还能费心照顾他们一些,只是妹妹也已嫁为人妇,而且刚生了宝宝。唉。。希望○七年我们都会好起来,希望爸爸妈妈身体健康。

想起小时候我每天跟着爸爸上下学,有时候走路,父子俩在秋风里穿过乡间小路,路两旁是粗粗的垂杨柳,有时候爸爸骑着自行车载着我,夕阳在西边的村子上空涂下一片火红。

爸爸穿着蓝色的中山装,胸口还别着一支钢笔,嗯,那时候爸爸是乡村老师,是个“先生”,是个有学问的人。爸爸背着双手抄在袖筒里,阔步走在前面,后面小不点的我也学着样,努力让自己双手在背后抄在一起,只是胳膊太短,棉袄又太厚,于是总也抄不上,中间露着我的手腕,在风中,凉凉的。。爸爸教我唱《我的中国心》,爸爸唱一句,我学一句,学的是个音,意思也会追问两句,但总有不明白的。。。“洋装虽然穿在身……”,这洋装是啥东西,偶憋在心里没问,因为我看到路边有白山羊在吃草,羊被拴在一根插在地里的木头桩上。。我家里也有山羊的,我老去放他们,我属羊啊,嗯,洋装应该就是指那个木头的“羊桩”吧?!我心里窃喜,我想象我当时跟在爸爸的后面,乐颠颠的,嘴角肯定有一丝得意的微笑。。

有一阵子,每天中午我都坐爸爸的自行车,爷儿俩一起回家吃午饭。不知从哪一天开始,爸爸突然让我每天记几个数字,第一天是314,第二天中午就在问我昨天的数字是什么,然后再告诉我今天的是159,后来就第三天再问前两天的,然后再告诉我新的。。后来我就把这长串数字记得牢牢的,虽然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也许我问过爸爸这是什么,爸爸也许会说你以后长大就知道了。。。那时候我三年纪。。后来一直到了六年级,我上了爸爸的数学课,才在某一天的数学课上知道那是π。我被爸爸叫站起来,在全班同学注目中背诵了3.1415926535897932384626……我想当时候的我肯定很激动,心都蹦出来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