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之缘

……引言……

从金大侠的书中知晓丐帮是天下第一大帮会,然而这次触手可及的与一个丐帮的词联系起来却是战网。
游戏由于种种缘由,使我感到升级无望,于是我便耽在了它的论坛里,于是知道战网有个丐帮,帮主是个MM叫断坠儿。用周星星的话说:故事是这样开始的,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我看到坠儿小姐出对——隐约音乐似吟月,而我思量半日方且有联:水晶水镜予谁静。嘿嘿,论坛里明显GG多于MM,于是当我闲的发慌,把所有跟游戏不是很相关的帖子(与游戏相关的太专业,俺说不来^_^)都回复了之后,发现竟然撞到了论坛灌水狂人水镜的刀口上。于是我成了醉翁之意不在酒的笨笨,变成众GG追杀的对象。
哪里知道某因由生活、工作和情感的三重困境(绝对是三重,呵呵),于是漂在了网上,于是从论坛浮了上来。在论坛灌了两天,从平民升到狂鹫剑士,认识了很多朋友。这里有种温暖、自由和快乐,发现自己“贫”得要命,于是想起朱军的《艺术人生》里吕丽萍说:“我贫,因为我快乐”。不错,“贫”吧,因为我们快乐!
“小心翼翼”兄发现一个秘密:除了那个目标测试人员外,灌水排行榜前几名的名字全部和水有关。我表示同意,其实不只是名字更是我们都喜欢灌水的“水”,我们活在“水”的世界里。何谓“风在雨里”,雨是水遇风而失魂落魄,静时成水、成河、成泽,动时成雨、成雪、成雾,于是与水相关的我们:风、鱼、其他一切都为了这个冬天而存在。
不管目标和秦殇,我从这里冒出来过,正如老泰说的没有痕迹,却已飞过。呵呵,丐帮之存非野史、非传说,是心情、是友情、是我们共同的游戏。
谨以此送给丐帮、洒水论坛、欢迎120出世。

一、缺水之鱼

在平平静静的冒着泡,我想起了我的戒指,白寒秋送我的那只水属性的戒指“缺水的鱼”。
白寒秋,MM,好奇怪的名字,我想应该是《仙剑》的白水寒秋吧,或者是“风萧萧兮易水寒”……让我觉得很冷、很好奇。
那时我并不是现在的风在雨里,尽管我的用户名是风在雨里,我在论坛和游戏里都用另一个名字“≡风≡”,很俗。
然而我真的喜欢风,以为这是我在生活里和网络上所向往的那种。
“你的名字俗透了,一点个性都没有”白寒秋,签名“我是一只鱼”。
“呵呵,不是吧,不要以为我和别的风一样……^_^”我跟到。
“有什么不一样呢?在网上没有人知道叫‘风’的是不是一条狗……哈哈”
我有点恼,一定又是个“男人婆”。
“虽然你把那句著名的话篡改了,但是你以为你能让我改变吗?嘿嘿”
要不是为了保持我这个风的美好形象我真的要指着“她”的鼻子开骂了……
我们相识在战网论坛,而不是战网游戏,很奇怪,于是从认识她起,我觉得在论坛上我找到PK的对手。
我在论坛里喜欢沉着,看别人绕来绕去,我不喜欢绕,但绝不反对。
就这样看着红尘扰扰,我就躲在那个角落,我甚而给自己解释:我是风嘛!来来往往不留痕迹,有谁会关心呢。
然而和白寒秋说了两句却让我很是开心。
也许是什么触动了我,也许我沉默得太久了。

每次在论坛相遇我们就会激烈地唇枪舌战,往往后来变成我们两个人的对台戏,往往我们的争吵已经离开主题十万八千里了^_^
论坛上的MM很少,GG很多,不管事实上是怎么样的,大多数人都凭那个头像来辨别,我自然也是这样的。
一次次的“两人对决”,我们在论坛上灌了无数的水贴。
于是我们就认识了,在论坛上。
大四,在北京,我告诉她。
也大四,不过在上海,她在论坛上告诉我。
……
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们不再相识……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不再在论坛上说话。
因为快毕业了,心情不好,也因为我的女友和我分手……六年的情感付与流水。

二○○二年九月初五,我的农历生日,我去网吧上网。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我知道久违的网络和生活里没有人会还记得我。
战网改版了,一切和从前不再一样,我在论坛里没有看到寒秋的痕迹,在战网也没有见到她。
我的身上带着“缺水之鱼”,而她真正的主人却已经消逝了……

二、捷飞而去

我的脚上还有一双水属性的靴子“捷飞而去”。很奇怪吗?
不,我的女友叫捷,高中的同学。我和我女友的认识是那么的悠远,现在想来很虚,好像这种东西只在故事中存在。
第一次见到这个名字,因为我是数学课代表,做一张班级的座位表。我很自以为是的把“捷”写成“婕”,不为别的,我喜欢很女孩子气的后一个字。
我想她应该有一个叫“妤”的姐妹,然而我错了,她有个姐姐叫“敏”。我猜中了前头可没猜中这结局。正如这一次又一次。
我用我最亲爱人的名字作为我最爱靴子的名字,我想穿上它我可以飞,然而事实上飞走的不是我,而是她。
有人说距离产生美。也有人说感情是负载不起太长的距离和时间的。
偶不知道,也许都对,也许都不对。
高考结束了,她如愿的去了上海,一个她向往的城市。
而我却来到了北京。
生活和我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我和我的初恋就这样擦肩而过了吗?!
是的,一个偶然的时间,我的一个偶然的决定,偶们却有了必然的结局。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大学校园的美好生活总是在那一首首早已逝去的民谣里。而我事实上却根本都感觉不到。
偶们开始了漫长的赛跑,偶们想偶们能跑在时间的前头。
然而却失败了。也许大家早已预感到,只是不敢去面对罢了……

大学里偶遇到了另一个“婕”。第一次读到这个字——就像丢失的孩子找到回家的路一样。我默默然……
也许就像周星星的大话西游,我千辛万苦回来找得并不是晶晶,而是紫霞。……而等我发现的时候,这个世界上无一例外的都是悲剧。
不知道是什么真正的原因,但从一个细节上我却说服了我自己的固执——偶终于放弃了偶的偏好,我称呼我的女友“捷”——熟悉但却陌生。

三、风在雨里

是的,该说说风在雨里是谁?
是我吗?不,也许只是一个符号。
一九九九年秋日临近期末考试,雨天。
那些季节里,偶喜欢风,喜欢飘忽不定的一切,也许情感的纷乱使我终于变得茫然。
和我的女友约好时间在网上聊天,我的号是4049151,我叫风。我们就这样通过文字来维系我们淡淡又淡淡的感情。
又一天女友相约,周五晚上8:00见。
然而鬼使神差的,我借了婕的讲义,我们在教室里开始了我们第一次的真正的认识彼此。
我好像说了我一辈子都没有说那么多的话,从名字开始,到名字结束,我忘了我女友的约定。
10:00雨没有停,我想我告诉女友的借口也许就是说“下雨了,你知道我没有伞的……”。
婕说要回去,偶们共用一把伞,雨水打湿了我们,因为我们都不约而同的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于是一把伞搁在中间,两个人走在雨里。
印象里再没有比这更开心的事啦,细雨中,斑驳的路灯投下昏黄的光影!

偶到了,却没有把伞给她。
偶说了一句自己都想不到的话——“要偶送你吗?”隐约又有一丝的颤抖。
“好啊!你送我当然好啦!”她竟然没有丝毫的犹豫就回答了我。
路上,我告诉她我喜欢上网,我的名字叫“风在雨里”,啊,这就是我杰作吗?

回到寝室,偶第一件事就是上QQ改名。
那时偶也看到了女友的留言“你怎么没来啊,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好的,我猜你是有事了,不过你也应该告诉我啊”
“我等这么久,你都不来,我走了”
“你真讨厌那,我不理你了”
“我真走了啊”
“你还不来?坏蛋”
“我走了,我上周给你写的信你该收到了吧!?”
到这里结束了,我隐约觉得自己有点不安,但很快偶就告诉自己:朋友嘛!何必介意!

改了名,我又给女友留言说“是的,北京今天下雨了,很大,我有事没有回来上网,我把我名字改成风在雨里了,你瞧多浪漫啊!^_^真想你。”

晚上,生活委员递给我一封信,“你跑哪去了,这么晚才回来!”
“谢谢啦!”
打开信,折成小屋一样的,是女友的,“我常想起高中时,夕阳西照,我在篮球场上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走过去,而我知道你在楼上看着我的背影……”
“我常常坐在自己的床上,听着窗外的树叶沙沙,想着遥远北方的你……”
“朋友说,要是削一个苹果,皮不断就可以许一个愿,我削了一个没有断,我也许了一个愿,但是不告诉你是什么……”
“你把我的信放在枕头下吧,你能做个好梦!”
……
我真的把信放在枕下,却梦了一夜的秋雨萧瑟。
我感觉有一点点冷,真的就像风一样无依无靠地漂在秋雨里。

四、赵村之雨

最初和白寒秋相遇在战网的论坛上。
我们始终都是吵着来来去去,那时游戏里的我是一个游侠,扶苏,26级。
而事实上从游戏的角度来说,我基本把这个英雄练废了,除了防守就是耐砍。
我把我的大部分时间花在了论坛上的吵吵闹闹里。
“你选的是什么人?白寒秋,我选的是游侠,和论坛的一样也叫‘≡风≡’”
“我是巫师啊,厉害的女巫,呵呵”
“你又扮人妖啊?!!呵呵,想骗纯情小男生吗?^_^叫什么名字?”
“不告诉你,呵呵……”
“……”
从很长时间的交谈中,我知道她应该是个女孩子。

我在宿舍里带着我的游侠到处乱转,偶不怎么喜欢练级了,也不怎么喜欢打造。
因为我隐约感到战网似乎有终极的时候了……

我又来泡论坛。
“大家好啊,我进游戏找矿去了,拜拜,白寒秋,11线”
我赶忙回游戏,呵呵,还没在游戏里看到过她那!找找……
其实偶很笨,游戏里明明白白的有个白寒秋,怎么以前就不找找那!?也许其实偶还是认为我们隔着网络,说话比较的自由,可能不会很真实吧。
“白寒秋你好啊!”
“来赵村……^_^”
我到了赵村,没找到巫师,看到一个新人刺客,叫白寒秋。
“呵呵,你不是说是巫师吗?你是假的吧?”
“是啊,偶以前的巫师叫洁,呵呵,看到你了,我要做新人!”
“是不是,偶也要练一个新人那?^_^”偶有点玩笑。
“好啊,好啊,你准备叫什么名字那?^_^”她看得出来很认真。
“呵呵,逗你的,我现在叫‘≡风≡’啊,游侠,很帅的……,偶才不练那!”
“不理你了”
她一转身走了。赵村开始下雨……
“轰隆隆”雷声震着我的耳朵,我看着她的背影有点发呆!
记得那个老汉还说赵村干旱那?!
呵呵,也许老汉说的没错,干旱哪里是这点小雨能解决的……

五、白衣胜雪

茫茫然想起和女友初次相识的故事。
那时我是学校的住校生,女友是走读生。
班里男多女少,而我这样的高个就自然而然的坐在班级的最后面了。
优秀的成绩在很多的优秀面前就不显得优秀了,不算丑的面孔在很多英俊的面孔前就相形见绌了,而我唯一和别人不一样的是偶显得很孤独、忧郁。
有人说帅是天生的,而酷是装出来的。
而我也许是个例外,因为我确乎真的不了解自己!
哥们说:“你很酷,每次下课,大家都还未有散意,你却能从门口扬长而去,带着在门口一刹那长发一甩,背影酷毙!……”
某女生说:“给世界一个笑容吧,cool的男孩……”
哥们说:“你的头发两边不一样长,偏分开,酷得一塌胡涂!……”
某小女生说:“你就像小说中写的那样,高大潇洒,远观的我们并不了解,想你的前途也会与众不同吧!……”
……
其实我不记得我有甩头发的动作了,似乎头发是长的,可是不一样长只是理发店老板做的主,而我当时还很生气这个怪异的发型……
也许实际上,我只是活在别人的眼睛里罢了,而真正的我还在哪里那?

不知不觉中,我喜欢上了捷,我喜欢在周末来临,大家都散去的时候,在阳台上看她娉婷而去的背影!
夕阳下去了,金色洒满,圣洁的天使,我的记忆也许就是这样的片断而已!

秋日,梧桐雨,老街。
周末恰逢月假,看着捷早已消逝在学校的篮球场上了,我满心的忧伤,就如永世诀别一样!也许生命中太多的聚聚散散吧,我已经习惯这种淡淡而紫色的忧郁!
我想去看看生命里其他的弯路还有怎样的风景,我想在没得选择的时候,逃到那一个被人遗忘的路上。
破旧的老街,行人很少,人们都在繁华的那一边喧闹着。
梧桐的叶子翩翩飞舞,还有古老的护城河!

在落寞和繁华交接的地方,我看到了捷。
默默的看着她的眼睛,绯红的脸颊,一袭长裙,白色……
寂静的世界吗?我什么声响都没有听到,只有一点心跳,还有想象中泪水滑落的声音。
我那么的容易满足了,我想她并不知道我时常凝望着她的背影,对视的目光似乎于我已成永恒,泪水也滑落为一份无名的爱!

擦肩而过。
我想我不会回头的,然而我还是看到了她骑着车在不远的身后!
我鼓足勇气站定。
回头,她,不见了……

我看到了自己内心激烈的挣扎!我才知道我是真的不能失去她!
无论我多么的倔强,多么的深埋自己的感情,然而终于还是在突然的逝去之中爆发!

我冲进了对面的书店,从一排排的书架找寻过去。
没有……
没有……
没有……
失望充溢还来不及疼痛的心!

当我再次站在路边的时候。
我看到捷在车来车往的路对面,冷妍的面容,像个精灵。
我终于知道心如止水是在什么样的季节里才有的,也许就是这个秋天吧!
除了笑我自己莫名的举动之外,听见的还有自己的一丝叹息……
捷骑上车走了,留着背影,还有我的发呆……

在往前的一个路口,我又看到了翩然的捷,白衣的天使!
我傻瓜一样站在车川流不息的路中间!任凭全世界都在看着我这个兀自懵懂的家伙!
……

也许这个回忆确乎是美好的,
然而在6年以后的今天,我能承受吗?
我问自己。
也许命运捉弄了我,就像这许多年以前一样……
聚聚散散,分分离离……
从此以后不再有什么颤动我心灵的爱!

“什么是爱,什么又是无奈,
无言的相对,我似乎已明白,
漫漫走向你的面前,握紧你的手,
将忍着眼泪对你说声,珍重。……”

六、福海的泪

福海的泪太多,秋天的时候风吹过,满湖都起皱,是心痛吧!
我应该是个长大了的男子汉吧,我总是告诉自己,当我碰到婕以后。
我告诉自己,我喜欢的依然只是我的女友,而婕只不过是我的一个朋友罢了。
就像至尊宝说的,紫霞只是我认识的一个人,从前我做了一件对不起的事,心里有点愧疚罢了,我讨厌她,我怎么会爱上她呢!给我一个爱的理由先。
大学了,我继续着我写东西的习惯。
只是高中时写的是“少年不识愁滋味”而大学里变成了“思远人”……
婕成了我文字的忠实读者,然而我究竟是写给捷的还是写给婕的呢?
我告诉自己不用想了,我逃避着这个问题的追问,也许我根本也不知道吧!

《我是猫》,我喜欢的书,而我觉得婕就是猫吧,很聪明的看着这世上的可笑的人和事!
她似乎游离在这个纷纷扰扰的红尘之外……然而又有谁能懂得洒脱背后真正的她呢?
也许是我吧,然而一样的迟了……

我称呼婕小猫,喜欢和她游戏文字,吵来吵去……
记得搞笑文字《邻家有猫》:
邻家有猫
圆圆的脸圆圆的笑
可爱的猫咪……嘻
轻轻的脚步轻轻的叫

欢乐的猫咪
喵喵的吵喵喵的笑
没有什么大不了
只是——要让你们都知道
这里有一只猫

聪明的猫
戴眼镜的猫 猫眼藏奥妙
又有什么新发现
喵奥——你们小心一点儿
我是一只小猫

吵吵闹闹
嘻嘻哈哈
走路蹦蹦跳

乱乱糟糟
没完没了
抓你——喵奥

我是猫
喵——奥——

婕曾经为此而辩驳过,我们反反复复用笔在纸上争吵。
写了一页,一页又一页,一页再一页……
这是多么的像那个未知的她啊,可是我又如何能够知道呢!!

我们就这么嘻嘻哈哈走过了三年的大学时光。
我们一起去福海看看北京的水,我坚持说北京没有灵气,因为缺水。
她就带我去看福海,好大哦!秋天……
风吹起她的长发,我第一次好好的看她,
她却看着水的那一边,眼里有一丝的忧伤……

很多天以后我才在学院的报纸上偶然地看到那篇文章。
我才懂得那时她是多么的伤心……
而我依然懵懂!

我们还戏言约定年年能一起看北京的雪,
而如今南方的天空下着北方的雪吗?
北京竟也不能如从前一般下雪了,也许永远都不再下!

七、白水寒秋

很快的我忘记了和白寒秋赵村之约的别扭,我们又会在论坛上吵吵闹闹……
她没再提让我练新人的想法,而我也没有为了谁改变,依然只是一个游侠“≡风≡”。
我们在游戏里结伴练级了很久,偶总是“欺负”她,因为她的新人和我的游侠毕竟差的很远。我抢她的东西,然后气她,末了给她打造,给她钱!……
有时候我让她用从前的那个“洁”,她先是说不喜欢那个了,后又说是杀档了……总是很多的理由,我竟真的从来都不曾见过。

我感觉到白寒秋是个女孩子吧,也许她并未骗我,应该和我一般大吧!
“要是个MM就好了,呵呵,能够一起在战网里翩然来去,快哉!”有时候我很开心。

“风在雨里,你知道嘛?我小时候算命先生给我算命说我命里缺水的,^_^”
“呵呵,你也信这个啊,以后我只给你打水属性的装备好了,哈哈”
“真的不骗你,我爷爷给我取名字时,就在名字里用了有水偏旁的字呢!虽然我也不是很相信,不过好像真的要来临了……”
“那你到底是信不信哦!!??呵呵”
“我没想过的,我只是想试一试吧,也许命运是可以自己掌握的啊,所以我取名‘白寒秋’——没有水……”
真的被我猜中了,用了《仙剑》的典故。
“那你是什么名字呢?说来听听,嘿嘿”
“呵呵,偶才不会告诉你呢!——告诉你干什么,再说告诉你,你能怎么样?”
“我不怎么样啊,我给你水,我陪你灌水!嘻嘻”
“才不信你呢,让你练个新人都不练呢,放不下过去呢!!^_^”
“????什么意思,那不是很就以前了吗?练个新人太痛苦的……”
“可是,练新人真的那么痛苦吗?我们一起啊,不会很开心吗?^_^”
“……嘿嘿”
我真的没话说了,一直都很开心呢,我后悔当初应该练个新人好了。然而一转念我又说服自己了——没用的啊,现在不也很开心吗?干嘛非要练新人呢?不懂!

白寒秋和我总是这样的灌水,很快的都上了灌水榜!
然而删贴、删贴再删贴呢,我们又会掉下来!
每次删贴白寒秋都很伤心的样子到处5555555555555555555。
我就告诉她没什么的,删就删了,本来都是水贴啊!
她说我们说的话也被删掉了……
呵呵,我当时只顾上一丝的心醉了,然而……

当美好不在的时候,我竟然都来不及流泪和心痛!

八、飞舞流沙

在远离了捷的北方,我想当然的让自己保持着一颗平静而冰冷的心。
从上海到北京是那么的远,而我们依然执着,虽然我们也许觉察到感情就像握在手里的沙,抓得越紧越是握不住。
而我们都欺骗着自己,不敢张开我们的手。
我们知道沙也许在流逝,可是我们没有看见……于是心安。

每年秋天,我都会去香山,摘几片叶子寄给捷,我告诉他,这就是北京的秋天了!
虽然隔得很远,我依然想让她感觉到我的生活。
然而也许只是想当然的以为爱都是那么浪漫吧,其实香山离我很远。
事实上也许那一次一次,捷终于还是不能体会到远在北方我的生活和我的情感。

二○○一年冬,苏北,寒冷。
很快就能又见到思念已久的捷了!
正如回家,本来不会很想,然而当离家越来越近的时候,想家似乎才真正的突破了心情脆弱的防线。
和捷约定了下雪见面,不是为了制造所谓的浪漫,我自己一直都不是很清楚为什么一定要等到下雪,她似乎也从来都不曾反对或者提出疑问。
现在想来,似乎只是我们对彼此已经有了很陌生的感觉吧,也许当初的一些爱情的基础早就荡然无存了,虽然在与时间的赛跑中,我们依然来来回回的字迹、来来回回的话语,我们依然爱恋那个存在于记忆中的彼此,也许早就成为一个抽象的画了吧。
然而当要真正去面对真实的彼此时,似乎都没有了足够的勇气,所以当你没得选择,不想选择时就不做选择,等老天来决定,其实只是欺骗自己罢了……
然而家乡的雪似乎依然不见踪影!然而随着冬日的寒冷,我们知道雪会下的,我们依然在电话里说着习惯了的甜言蜜语,写着儿女情长的信。这个时候想念是越来越贴近了脆弱的心,想念的也许只是活在印象和回忆里的那个她吧!

于是我们不约而同的在一个寒冷但远没到下雪温度的那一天急急的见面了。
我去花店买花,小姐问我要什么花?我说送给朋友的!
“男的,女的?”
“女的!”
“是你女朋友吗?”
是吗?我问我自己,我告诉自己是,肯定的。“是的!”
记忆里玫瑰很红,很漂亮!这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那么漂亮的玫瑰!
“用什么包装纸?”
“紫色”我毫不犹豫的答道。
“丝带也用紫色吗?”
“嗯”捷喜欢紫色我很多年前就知道了,我想她会喜欢的!
平平常常的一天,我们见面了!
我死死的盯着捷看,似乎想要弥补这很多天的思念,似乎想要看透她的眼睛,她说“她不习惯被人看!”
玫瑰被她放在了床上,她说“你总不能让我一直抱着吧!”
我们说了3个小时的话,准确的说,是我讲了3个小时,捷在听!
捷会偶尔的说“忘记了”这个口头禅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有的。
我想起很久前好像就有了,好像很久前捷在电话里就比较的沉默了!
而我竟然都没有发现,只是在那一天,我才突然的感觉她已经离我很远了!

我很难把眼前的捷和记忆里的捷认为是一个人。
记忆里的她依然是很多年前的那个需要我照顾的小姑娘,而眼前的她不是了!
她的耳朵上多了一副红色珠子的耳坠!我奇怪为什么不是紫色的!
而且她穿着红色的毛衣!
我有点傻了,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她是我整日里魂牵梦萦的那个捷吗?
虽然她额头上儿时碰伤的疤痕依然在!
而我确乎以为她是个陌生的人!

我从捷的眼睛里也看到了她对我的陌生!
那一天10点我走了……
我想也许我们会再见,然而爱情似乎已经不见了,永远也找不到了,就像小时的梦想一样,无踪无影了!

我很伤心,像一个失去了依靠的迷路小孩!
我不知道怎样去面对明天早上的太阳,我不能闭上眼睛,我的眼前全是捷很多年前的那个样子,耳边也是她的声音,我难已再睡去了!

流沙飞舞吗?
我流泪,当我走在无人的街区,那家音像店里放着一首歌叫做《漂洋过海来看你》。

那一天回去后,我用漂洋过海做ID在天涯社区灌了上千张无聊的帖子!
好友“无情无忧”问我“老哥怎么啦?”
我说“没什么,漂洋过海来看你,却没有看到你…………”

耳边又想起曾经给捷放过的《亲亲我的宝贝》,在她哪里我看到这盘带子仍然在她的随身听里放着!
然而为什么!
我们真的能忘记吗?也许爱情从来就没有到来过!

九、游戏传说

我喜欢RPG的游戏,我告诉婕说《仙剑奇侠传》是一个经典的游戏,它的情节很凄美!
我也告诉她说有些人注定会在某个人的生命中留下痕迹,虽然有的时候我们必须作出无奈的选择。
“要怪只能怪相逢恨晚,造物弄人”我常常想起这句话,想起夕阳武士在城头上那无奈而坚毅的神情。
我教婕打《仙剑奇侠传》,她很快地就进入了角色,当上了女“李逍遥”,他总是会在电话里问我如何如何继续下去。而仙剑的每一个细节早已刻在我的心里。
我们一直这样沿着仙剑走着,于她是一次新的历程,于我却是又一次的伤心吧!
悲剧总是如期的到来,当灵儿飞散时,婕在电话里哭了。
我没有安慰什么,其实本来也只是一个故事而已。
而她却那么的伤心……故事也会让人心碎吗?

阿奴走了,林月如在那里等着李逍遥……
游戏总是有一个结束,想梦一样,好的坏的都会有一个结束吧!
婕变得和我疏远了一些,我想也许她有了自己的生活吧!

她说她宁愿是阿奴,就像游戏里说的那样“如花苗女鬼精灵,喜逢君子初尝情。落花有意结连理,伴月愿做一颗星。”……
她说灵儿命太苦,太伤心,“仙灵岛上别洞天,池中孤莲伴月眠。一朝风雨落水面,愿君拾得惜相怜。”

我总是大大咧咧的说:“这就是好游戏的力量啊!经典吧?”
婕便长时间的沉默不语。
我一直都为自己向她推荐了这个情节动人的游戏而骄傲,也一直为又一个人分享了游戏的快乐而开心,而我却真的没有读懂她说话时的眼睛。

我知道她柔弱而敏感的心其实让她格外的害怕受伤,她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小鹿。
我甚至想象得到她睡觉时一定是蜷成一团的,月光透过窗照在她的小脸上,苍白如雪。
为了不伤害别人,也不被人伤害,她远远的逃开了,想象自己会像一个局外人一样看着这纷纷扰扰……

和婕就这样在一个游戏里走散了。
我们以为我们都没有迷路,我们都散入茫茫人海,再不会相遇。
我把我的QQ名字改回了“风”,算是告别现在,回到过去吗?

然而某一天我们还是在另一个游戏里相遇了,却恍如隔世……
这个游戏就是《秦殇》……

十、论坛英雄

白寒秋已经是35级的刺客了。
而我依然是那样的一个游侠,呵呵,真难想象,似乎游戏里,我们能等待别人长大一样!
时间这样的可以超越吗?

“绝好的‘野兽和野兽’啊!”我看到白寒秋和朋友无尘斗嘴就揶揄了一句。
“你说什么?#%%※×……×”白寒秋跟了上来。
很多次就是这样,我们总是会斗上,会跑离主题十万八千里!
“呵呵,说错了,应该是‘美女与野兽’,无尘是美女,另一个……呵呵”
“偶站在阴暗角落里,掏出一根‘乌龙铁脊箭’拉满我的‘伴月神弓’正中风在雨里的后心,只听到东东跌落的声音和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啊………………啊………………风在雨里从此消逝于江湖,据说他是死在一个MM的箭下……很多年以后有人说在旧金山见过他,有人说在马来西亚见过他,但都没和他说过话……(剧终)”
“晕~~~杀了一个替死鬼!风在雨里果然狡猾!”
“呵呵,传说而已,干吗那么当真。风在雨里果然已经消散在风雨里了,唉…………^_^”
“嘿嘿,风在雨里,我们合作把刚才的写成一个小说吧!故事名字你起。你做风在雨里:江洋大盗,偶做白寒秋:武功绝顶的PL女侠,呵呵”
“哦,那你可以学学金大侠的,偶真的没有很好的故事。最多是:你一箭过来,我没有死,然后再来一箭,然后还没有死,然后又一箭过来……风在雨里,你到底死不死啊?!^_^”
“以秦殇为历史背景。快点起名啊!!!!!!”
名字后来她起好了,叫《风水劫》。
其实风依然是风,水却成了最后逝去的我的魂魄,“劫”也许是逃不脱的吧!

“都准备写什么?全武行的?没有感情的?没有性别的?没有背景的?……天,我无限期待中,希望偶能有个好的结局……”
“写刺客和一个游侠的情感故事。。。。。。。。。。”
刺客和游侠的感情故事?
我那时真的好开心,却不知另一个电脑屏幕前她的泪眼模糊……

“你可以参考一下老张的《英雄》,背景一样的,故事也是刺客……”
“不要说我和梁朝伟一样酷就可以啦!^_^不过最好是命运不要那样戏弄我就好了,谢谢……^_^”
我继续和她打趣,可是这次她却意外的沉默了!
她留了最后一句话“无言~~~~~~~~”
我继续跟到“想故事那?^_^”
却再也没有了……

这个水贴像很多次一样,很快的就沉了,被删了。
而我却不能忘记……
老谋子的英雄梦失败了吧,白寒秋的《风水劫》也没有下文了……
而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一个时候,某一个地方,曾经发生了这么一场故事。
所有的人物出场,然后所有的戏落幕……

十一、雪色黄昏

雪终于下了,纷纷扬扬,在二○○一年春节后,北京。
去年冬天和捷一起等待的大雪来得这么晚,而她的上海却不会下吧!

也许我们的世界都在下雪,然而命运总是捉弄那些没有好好珍惜的可怜虫!
我让自己忘记“婕”这个字,努力的去记起“捷”的每一个过去。
我努力的告诉自己我依然爱着那个捷。

然而每次我用力的去想过去的每一个细节,就愈发现离开现在的捷愈远。
而当我不去想时,似乎捷却一点痕迹都不在我的心中了。
我发慌了,翻开过去和捷的所有的信一封封看去。
我还把和捷的QQ记录都打印了出来,一句句回头去看,237页……
那么长吗?那么深吗?

大雪下了,北京的屋里却很暖和。
我心却冰冷,站在雪地里,我想我的心正在结成冰。

想起四年前来北京的那一场雪,我开心的告诉捷北京下雪了。
她写信告诉我说上海也下了呢,虽然比较小。
我收到信的时候北京的雪已经融了好几天了。
然而我还是想象这就是缘吧,上天每年都会给我们安排一样的雪!

上帝也有不在的时候吗?
今年的雪太晚了……

傍晚,捷给我发了一条短信“春天花不会再开”。
这是我们认识以来最短的一条短信了吧!春天花会开吗?不会了!
我没有想象中那样的痛不欲生。

也许是在跑了很久以后,我们都累了吧!
永失我爱……

十二、风雨嫣然

整个二○○二年里,我总和风风雨雨为伴。
写东西,总是带着很多的“也许”、“似乎”等不确定的词语。
朋友说我变得沉郁了。头发也变得很长!

留长头发为什么呢?也许很多留长发的人都不知道。
而我想我的长发是因为我想自己一个人,留了长发,整个世界就都在自己的思想之外了。
我总是反反复复的去想我的三年的大学时光,每一个情节都好像在昨天一样。
然而却真的是在昨天了,我们不能回到前天重新来过……

我把QQ又改回到“风在雨里”,我知道这个名字曾经是为一个人而存在,虽然我一直都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
然而当我面对“风在雨里”这几个字时,我却再也忍不住的哭了……
因为我始终不能忘却公元一九九九年秋天那场飘飘洒洒的雨。
因为我始终不能忘却福海边长发飞扬的她满眼的忧伤。
……
大四里,已经没有什么课了。
我除了上战网,就是到处找工作。
在北京生活了四年,我也许并没有更多的选择。
我总是给自己各种借口,不去选择。
我总是告诉自己没得选择了。

国庆,我约了婕一起去爬香山。
今年不用给任何人寄红叶了,而我依然采了几片最红的枫叶……

婕说她要去上海工作了,她不想再待在北京。
她说北京是个伤心地。
她说我拿得起却放不下。
她说我有一天要后悔的……
我默默然……

后来我和婕说起我在论坛上认识的白寒秋。
我说得兴高采烈,她却心思重重一样没有说话。
我还说如果有一天,我和她能见面,我就送给她一个名字“风雨嫣然”。
……

在香山顶上,山风依然吹得婕长发飞舞。
而我看着她竟然也是那样的陌生了……
从香山下来,竟然又下起了雨。
婕说:“真喜欢下雨啊,只是有时候却来得那样的晚……”

那夜,我做了一个梦,梦见秋雨萧瑟。
婕在我身边走过,我想追上去和她说话。
却怎么也追不上……

十三、悠悠秦殇

“《风水劫》由我来写吧!”我跟白寒秋说。
“其实应该你来写的,你一直都在写吧!……”
“不知道,我只是觉得也许能写一个东西来纪念一下我生命中的那两个‘劫’……”
“两个‘劫’?什么意思?……”
“你不明白的,只是也许不能切合你的心意写了。甚至都会和秦殇没有关系的!”
“会有关系的,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
对话到这里结束了,白寒秋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和我逗了那么长时间的嘴。
吵吵闹闹,一下子成空空落落了……

我在论坛上到处想找到白寒秋的影子,却不在了。
看着论坛灌水榜上,我和她一天一天的往下掉。
终于前十名里没有了我们。

闲得无聊的时候我就来战网论坛上浮着。
我希望她能看到我,希望她会回来。
一天天,没有她的踪影,孤零零的我在论坛上漂着……

我的工作找到了,等着明年的签约了。
我开始在工作的单位实习,这在我的同学中是很很早的了。

我开始逃离学校,开始守候网络。
没有白寒秋的吵吵闹闹,我觉得失魂落魄了一样。
我总是告诉我的朋友们,我浮在北京和网上。

我到处去查询白寒秋的信息,然而她就想蒸发了一样不见踪影。
在我一个让战友们自我介绍的帖子里,我意外的发现了白寒秋的QQ号52654414。
我连忙查找,看她的信息:风雨嫣然。
加为好友,QQ提醒我已经加她为好友了。
??????
我什么时候加了她?我点击查看竟然还有聊天记录!!
我傻了竟然是婕。
我们最后的聊天日期是2002-10-10 22:04:07。

那天我生日晚上请朋友们吃蛋糕,婕也在。
然后我去上网看论坛,没有见到白寒秋,婕也一起去上网了。
我还和她聊了一些。
婕的聊天记录里说:“很多东西不用找,其实一直在你身边……^_^”

十四、春归无处

嘀嘀,一个叫“缺水之鱼”的想加我为好友,附加消息:“我是婕……”
我通过,想着问她为什么?太多的为什么了?
“我工作也定了,在上海的某企业。”缺水之鱼首先说道。
“你为什么要骗我?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白寒秋就是你”我的脑袋一阵乱如麻!
“你为什么换QQ号了?你怎么去上海工作了?你是谁?”
……
冷冷清清的午后。
婕告诉我,她受我的影响喜欢上了RPG游戏,她还参加了秦殇片头动画的文案设计,虽然没有被录用。
她早就知道了秦殇和战网,而且知道那个风在雨里一定是我。
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第二个风在雨里了。

她说她以为网络是一个能让人更近的媒介,然而她错了。
她说我喜欢的其实是网上那个白寒秋,而不是她。

她说她曾经想告诉我事实,但是就那样在美好的时光里一直等待了下去。
她说你的“风雨嫣然”是属于白寒秋的,而我只是“缺水之鱼”。

她说小时候,算命先生说她缺水,她爷爷给我取名叫“洁”,有水了。
长大了,一直觉得这个字不好,所以她自作主张改作“婕”了。
然而却真的缺水了……

她说,你说你是风在雨里,可是为什么你一直坚持自己是风,却不肯练个叫风在雨里的新人。
她说,我知道自己傻,可是我不想这样,所以我把仙剑的“白水寒秋”的“水”去掉了。

她说我知道有一天我会离开北京,去南方没有雪的地方。
所以我告诉你说我在上海,骗你吗?也许也在骗我自己!

可是你到底是风还是雨啊??…………

眼泪落了下来,我知道这个世界的另一个屏幕后面也是泪雨滂沱。

十五、相忘江湖

明年春天婕将也会在上海了,而那个白寒秋却在哪里呢?
我知道自己喜欢的是那个白寒秋,却不能把她和婕合在一起。
所以就有了这个寒冷的冬天。

这个时候《秦殇世界·天骄》也出来了。
风在雨里依然会在那里出现,只是它还是从前的那个江湖吗?

雪没下,依然没有下。
下雪了,我和谁一起看雪呢?
春天花会开吗?不会!会!
没有人知道……

《风水劫》终于没有诞生,因为我不知道风是谁?我也不知道水是谁?
而有了一本书叫《相忘于江湖》,里面记录了我和白寒秋所有的论坛水贴,还有我们在战网上装备的截图。

书的绪言如下:

缘于校园里紫色的梧桐花
缘于年少的青涩思绪
缘于网络上的擦肩而过

记起冬日、飘雪和你的背影
记起风起时福海的泪痕
记起淡淡的别离

捷飞而去的是那只白鸽
也是皂角树下的懵懂
婕妤挥袖高阁望月写成青史
也刻成我篆书的心痛
洁素的丝带飘过你的发际
也飘在秋日里 我的天空

相忘于落雨的季节
相忘于叶子调零的地方
相忘于我们的江湖
……

……后记……

《水之缘》依然没有写完,而后记却很早就在我心里了!
很多著名的小说,作者会在前言或者后记里去感谢一些人,而我似乎也有一堆的人要去感谢,然而却想不出比感谢更能表示我情感的词。
写《水之缘》的缘起是因为目标论坛,所以要感谢在目标论坛认识的一些人:断坠儿、冒顿、无情无忧、水镜、飘云、Anycall、河、*水泽轩、沐雪、小心翼翼、artanis等等,也许他们永远不会明白自己和《水之缘》会有什么关系,那么就不明白吧!……
《水之缘》里有一些角色原型来自我的好朋友,所以要提到他们吧:丽丽、媛、寒梅、苏苏、雪鹤、白杨、文君等。
也许我感谢她们和告诉他们我的忧伤会有不同的我:恺子、远雨的天、风在雨里、许恺、冷雨、冰、风……然而事实上我却只有一个,而她们是否也只有一个呢?
我总是想生活也许是真实的,而网络到底是什么呢?网络也是真实的吧,就如同时间和空间一样。有人说网络跨越了时空,而我却理解了网络就是时空本身,时空会割断和磨损的东西,网络也一样,甚至会更厉害,更伤人!
有些东西就如同发生在另一个时空,或者是在梦里,所以我一直坚持我的原则: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不论是如何深的友情、爱情、还是其他,都只能擦肩而过,然后相忘于我们的江湖。然而当一些事情发生后,我却有点怀疑了。
周国平说生死并不能阻隔亲情,之间会一直有一条线牵着。
我信的,爱情和友情也是不会被阻隔的吧,永远的都会有一条牵着的线!
如果你抓住线的这一端,那么请不要用力,因为它很容易会断。
你知道你永不能让她回来,那么你只能不舍不弃,用心抓着它吧,也许会很心痛!

二○○二年十二月九日上午
风在雨里于北京西坝河某公寓二十一楼

“水之缘”的一个回复

  1. 很熟悉的故事,我那里还有你送给我的书嘞,呵呵
    所谓送,大概也是无奈之举吧,因为我都没有提过要还的事情,^_^
    好久都没有见过你们了,依稀记得当年那个金戈铁马的日子,我貌似就说,很多东西就再也回不来了,现在发现我有当预言家的特质
    知道我是谁不,嘿嘿,罢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